鸿业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搞信息化注定失败

2021年6月27日
评论
01

鸿业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搞信息化注定失败

广联达战略并购鸿业科技

最近,关于BIM设计的人物焦点访谈引发思考。尤其是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业务专家、鸿业科技董事长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是我搞信息化注定失败的部分观点值得我们思考,本期将分享王总关于BIM设计部分观点。

鸿业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搞信息化注定失败

提及鸿业科技,想必大家不陌生吧!鸿业的BIM软件在设计领域也算是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软件行业发展20年的王总,不能不令人刮目相看。

王晓军出身于陕北一革命干部家庭,其父是位身经百战的老军人。从山沟走出的他带着父辈的期望迈进大学,之后被分配到一家设计院工作。1992年,当改革春风吹遍大江南北、人们还在羡慕其良好工作环境时,时年28岁已担任部门领导的他却毅然走出深宅大院,纵身“下海”。

选择创业就意味着选择风险和艰辛,事实确实如此。

为筹措资金,他曾寻求亲戚朋友支持;为开发产品,他彻夜劳作、废寝忘食;为聘请科技人员,他惜才如命、“三顾茅庐”;为推介产品,他抛下爱妻,下深圳、去广州、赴南京、闯京城;在公司,他没有假期、没日没夜、没早没晚……

20年的岁月、漫长的历史,王晓军和他的公司经历了坎坷和磨难,从白手起家,如今已经发展成为集科研、开发、销售“一条龙”的高技术企业集团。成为甚为耀眼的“科技新星”。

20年的时间里,王晓军呕心沥血,积极探索先进软件技术,凭着不断追求和踏实作风,相继给社会奉献了一大批优秀软件,其工程类CAD领域、城市规划地理系统、系统集成、数据应用开发等产品,赢取了国内外大批客户,有的占市场份额达80%以上,从而在CAD业界享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经过20年的发展,王晓军的“鸿业科技”已进入快速成长期,面对市场的挑战,他以更高目标来要求自己,不断积极进取,狠抓管理苦练内功,公司业绩始终保持较高的增长幅度。据悉,目前其团队已经拥有员工近200人,并分别在北京、上海、洛阳等地设立了公司。与国内各专业协会,学术团体及政府部门建立和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其成果被国内40多家专业设计院所应用,用户达2000家以上。

鸿业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搞信息化注定失败

还是回归正题吧!

我们国家在整个设计过程里头缺少一个三维环节,在三维设计过程里头实际上对二维设计是一个挑战。它辅助度就要高了。精度就要高了,然后我们要从三维设计过度到BIM设计。

在我们中国BIM设计是把三维设计和信息化两个混淆在一块的。所以好多人认为三维就是BIM,BIM就是三维。我觉得我们现在中国的设计阶段目前仍处于一个三维设计阶段,还没有真正到一个BIM。BIM我们知道是以三维为载体的一种信息化的一种模型。

BIM的信息化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信息化肯定是一个人类发展过程的一个阶段。

但是信息化出来以后,其实跟我们工程行业没有什么联系,说明我们工程行业就没实现过工业化就开始到信息化了。信息化现在发展到数字化的时代以后,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原来我们的BIM设计实际上来说在现在大的形势情况下又往前跨了一步。其实是数字化的一个载体,所以我们BIM最后的交付,或者我们BIM的整个设计过程里头是要以数字化为驱动,为载体的一个过程。

我们现在在谈BIM的时候,回到信息化的时候。实际上来说,时代已经发展到数字化了。你不应该谈我们BIM正向设计技术模型是应该如何往前跨的一个数字驱动,数字设计是以数字化的一个手段,来提升我们本身的设计效率。这个数字化的目的出来是干什么,就是要解决依赖人的智力问题。那工业化是解决了什么,依赖人的智力,但是有了工业化以后,展现的是功率,你的能力越来越大,劲越来越大,以功率为代表。

现在外面进入数字化时代的时候,是以算力为代表的,就是我通过这计算,通过大数据经过分析整理后,然后形成新的一种智能化的东西,所以说我们看到这点一定要搞清楚。数字化时代来临,是为我们人工智能,智能化时代在做一个准备。

实际上人工智能时代已经来临了,但是他缺少数字,应运而生对数字化就产生了需求。人工智能的技术发展起来了以后,对数字化呢?进行了需求提出来了。我觉得我们的BIM设计实际上来说应该就是以数字设计为一个核心的这么去构思问题。

从一整个的产业链里头设计院的负担来说,你一定你的数字化的设计的成果如何和我们接着工业化来对接。

我们以前是非工业化的,我们建筑工业化是必须要走的路子,因为你只有走向工业化以后呢?你这个产业的迭代效率他才能提升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工程行业这么多年搞信息化大部分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所以说,我们现在整个的建设行业要实现工业化的这个进步。

去年住建部和十三部委发了文件,智能建造及建筑工业化协同发展指导文件。就是建筑工业化的基础,我们人工智能,智慧建造,智能建造。他是一个不断往上升的。通过物联网,大数据不断往上升的一种手段。那么,首先要把我们整个工程行业转成一个建筑工业化,所以说我们设计院通过数字设计,我们BIM实际讲究的数字设计成果。

鸿业王晓军:基于传统的手工绘图搞信息化注定失败

你的数字成果怎么能跟工业建造对接,这时候你的设计可能就要用到部品部件。实际上最后你的房子是按照梁构件或者我们装配上搭建出来的东西,另一方面,数字化时代对我们设计院本身来说就是因为解放人的智力为代表的。那么设计院整合是依赖于智力。我们这么多年为什么效率上不了。

就是你依靠他的智力,他的智力就那么多。所以实际上这么多年,我们设计院效益实际上是在挖掘人的智力。数字化时代来了,我们人工智能设计就来了,可能未来用不了多长时间,都完全可以人工智能设计来代替。

  • 小编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BIM学习网

发表评论